团体预约电话  

0516-86261083

考古研究

为防盗这事儿,汉代人也是拼了

丰富的现代考古成果,是徐州汉文化研究的基石。无论是墓葬考古还是遗址考古,探知埋藏在泥土中的未知世界如同拆盲盒,一次次刷新人们的认知。


徐州城下分布着多少历史的盲盒?个中藏着怎样的文化信息?在时间的盲盒里,一起品读两汉时期遗留徐州大地的尘封故事。


汉代厚葬之风登峰造极,与之如影随行相伴的是盗墓盛行。为避免墓葬被盗掘、抛尸弃骨的命运,造陵墓者绞尽脑汁设置多种多样的防盗设施。


有着丰富汉文化遗存的徐州,多年来经过考古工作者的努力,发掘了形制各异的大型诸侯王和列侯宗室的陵墓,这些墓葬均为“依山为陵、斩山为椁”埋葬方式。


由于这些墓室坚固异常,即使遭到盗掘,墓葬本身特别是地下部分不易破坏,留下了不少当时设计的防盗设施遗迹,为我们揭开汉代防盗方法提供了直观的实物资料。


颁禁盗令


汉代社会律令较为健全,陵墓的防盗首先是以律令昭布天下,再辅以礼制、孝道和人伦等道德宣扬。


汉以孝治天下,自汉惠帝始,汉代皇帝的谥号中均加一“孝”字,汉文帝立《孝经》博士,从意识形态上加大对孝道的弘扬,使天下诵《孝经》,选吏举孝廉,形成全社会遵守孝道,鄙视、谴责盗墓的舆论氛围。


e675bab7ed00cfb9d5421870641a9bf9.jpg

卧牛山楚王后墓道封石


汉代有明晰的陵墓防盗律令,如汉《九章律》中有“盗园陵物”的条款,可见汉律对园陵诸物是严加保护的。


《淮南子》卷十三《氾论训》有“天下县官法曰:‘发墓者诛,窃盗者刑’。此执政之所司也。”张家山出土汉简《二年律令》中的《盗律》规定,“盗发冢”与伤人致残、讹诈、杀人及拐卖人口等都处以磔刑,可见刑法之重。


汉武帝不仅对盗墓者严刑峻法,对相关官员也严查渎职,有人“盗发孝文园瘗钱”,丞相严青翟自杀。如此则各级相关官员不敢稍有懈怠。


派护墓人


汉代帝陵设县邑,诸侯王陵园不置县,称“园邑”。园邑的规模根据《汉书·武五子传》的记载,“比诸侯王园,置奉邑三百家。故皇太子谥曰戾,置奉邑二百家。史良娣曰戾夫人,置守冢三十家。园置长丞,周卫奉卫如法。”说明诸侯王陵园设置专门的“长丞”负责日常的守卫和管理。


15f41963f5fb9fa63d85f17af017ee1e.jpg

北洞山墓道与甬道塞石封堵透视图




徐州西汉早中期楚王陵墓除谋反的刘戊、刘延寿外都应有园邑设置。


如狮子山楚王(后)墓从葬坑出土铜鼎有“元园重十五斤十两”铭文、土山新发现的“楚夷园印”“楚文园丞”封泥,表明第一代楚元王刘交、第二代楚夷王刘郢客、第四代楚文王刘礼的陵墓都设有园邑,负责陵园的日常守卫和管理,对于防盗起着重要作用。


74a754b3e74899ab77520bfe5f1556e8.jpg

土山汉墓巨大的封土也有防盗功能



南宋武帝时还免除楚王山附近五户人家的赋税,经常洒扫看护陵墓,依时祭奠。


西汉规定列侯置守冢三十家,刘氏宗室则没有规定,根据当时贵族豪绅乃至平民守冢具有自发、尽孝和受到主流意识形态肯定等特点,应该也是有三年守冢的。


关键词: 邳州市博物馆 邳州博物馆

友情链接: 国家文物局 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 徐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故宫博物院 中国国家博物馆 南京博物院 湖北博物馆 广东省博物馆 四川博物院 河南博物院

主办单位:江苏省邳州市博物馆 地址:邳州市运平路 电话:0516-86261083

技术支持:邳州慧网